服务热线:0878-3116390 13888792204
公司坚持创意在先、诚信在心的观念,坚守客户至上的原则,凝聚专业的团队,保证完善的售后服务,与您携手合作,同谋发展,共创辉煌!
服务项目Gift Center
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
楚雄市北浦路楚雄州体育场北门
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手机:
13888792204 15987819666 13638715892
固话:
0878-3116390
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有毒的塑胶跑道——校园“隐形杀手”调查时间:2017年02月14日   浏览次数:

 

 《有毒的塑胶跑道——校园“隐形杀手”调查》。报道一经播出,迅速被国内各大媒体纷纷转载并跟进,引发对塑胶跑道问题的全国性关注。11月16号,教育部表示,针对“有毒塑胶跑道”现实存在的情况,要在全国范围彻查并停用有问题的场地。那么,有毒塑胶跑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为此本台记者独家专访了全国体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设施设备分技术委员会秘书长刘海鹏,他也是我国塑胶跑道标准制定的负责人。刘海鹏肯定了我台的独家调查报道,表示要此次舆论风暴为契机,推动国家塑胶跑道检测标准的修订。

  为何会出现“有毒塑胶跑道”?

  在《有毒的塑胶跑道——校园“隐形杀手”调查》的报道中,本台记者经过一个月的调查,采访了多地政府有关部门、行业内人士和聚氨酯专家,将“有毒塑胶跑道”的出现归结为三大问题。

  A.塑胶跑道行业恶性竞争严重,低价竞标使得塑胶跑道成本被严重压低,有毒催干剂、塑化剂被广泛使用于跑道施工中;

  B.学校以及招标单位缺乏有效监管,跑道工程被层层转包,“挂羊头、卖狗肉”的转包乱象成为了导致行业不健康的“毒瘤”;

  C.检测塑胶跑道质量的国家标准中对于有毒催干剂、塑化剂的检测标准仍然是一个空白,这让有毒塑胶跑道肆虐校园而难以被检测发现,暴露了教育、质监、环保、住建、体育等相关部门的监管缺位。

  报道播出后,迅速引起了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普通百姓的广泛关注,全国各大媒体纷纷跟进报道。随后,全国各地校园有毒跑道被纷纷曝光,上海两所幼儿园的问题塑胶跑道先后被拆除。深圳在首批排查中就发现11所学校存在问题,个别学校跑道有毒物质总和超标竟达140倍。此外,浙江、四川、河南、山东、北京、安徽、湖北等省市也纷纷展开调查或者发现疑似有毒的校园塑胶跑道,结果令人触目惊心。



央视新闻频道《新闻1+1》节目对本台记者进行采访

 


 


 部分媒体对“毒跑道”事件报道截图

  此后,多地有关部门承认有毒跑道进入校园的现象,并表示将迅速在全省展开对于校园有毒劣质跑道的调查。 11月16号,教育部正式回应媒体称,对有质疑的问题场地设施要立即暂停使用,对在建和即将建设的体育场地,要防止有毒跑道的流入。

  那么,全国校园里的塑胶跑道究竟有多少存在质量问题,如何才能有效治理塑胶跑道市场乱象、健全监管体系、完善检测标准呢?为此,记者独家专访了国内塑胶跑道技术权威,全国体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设施设备分技术委员会秘书长刘海鹏。

 


记者朱亮(左)、王博男(右)远赴北京采访专家

  刘海鹏:制订新的塑胶跑道国家标准迫在眉睫

  刘海鹏首先肯定了我台关于有毒塑胶跑道调查报道,认为这篇报道挖掘出有毒塑胶跑道存在的真相,揭开了部分国内塑胶跑道市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行业乱象,为将毒跑道驱逐出校园带来了契机。目前来看,制订新的塑胶跑道国家标准迫在眉睫。

  刘海鹏表示,现在有的企业没有良心,比如说邻苯二甲酸脂、氯化石蜡,这些东西只是为了降低成本、为了减工期加进去的。原来做出来的标准,也没想到有这么些新东西。现在监测的标准存在这么大的漏洞,他们现在和国标委以及国内的生产厂家也准备修订这个标准,把有可能出现的东西,要么规定不能出现,即使有也要规定的严格一点。

 

刘海鹏教记者辨别塑胶跑道气味是否异常

  目前,国标委已经着手与国内质检机构、化工研究所、高校科研机构共同合作,并参照国际关于聚氨酯材料安全标准,重新修订《体育场地使用要求及检验方法第1部分:田径场地》国家标准。此外,上海质监局在此前接受本台记者采访中也表示,目前已经与上海市化学建材行业协会合作,制订地方关于塑胶跑道有毒有害物质限量指标和检测方法方面的行业标准。

  虽然现有国家标准缺少环保指标的内容,但刘海鹏也表示,即使是要求塑胶跑道体育性能的物理指标,很多校园场地也都是不符合标准的。他举出一个简单的例子,国标规定塑胶跑道平均厚度至少要达到1.3厘米,仅这一直观要求很多校园跑道就无法达标。

 

 

  一年来全国新增3000家无证小作坊占一半市场份额

  目前,国内塑胶跑道中标价格普遍在每平方90元到120元之间,刘海鹏认为,考虑到现有聚氨酯技术和塑胶跑道铺设成本,想要成产出合格的塑胶跑道,中标价至少也要在150元每平方,而且考虑到层层转包的现象,150元每平米必须是到具体施工方手里的钱,低于这个价格的,基本可以断定是不合格的。

  据全国体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设施设备分技术委员会了解,近一年来,在全国范围内就新增了近3000家没有资质的生产塑胶跑道原料的小作坊,占据了至少50%的市场份额,这些小作坊没有任何监管,生产出的劣质产品进入校园后流毒无穷。

 

  因此,刘海鹏进一步指出,新的国家标准无法独自扭转乾坤,彻底改变低价中标,加强有效监管,肃清塑胶跑道市场乱象同样是重中之重。

  刘海鹏说,一定要管理好招标,做好资格预审,避免没有业绩、没有干过这个事情的企业来投标;做好原材料进场的检验,施工过程中做好留样、采样、做好送样,送样还要避免狸猫换太子,这些都做好了以后,再来做好检测。

 短评

       这是一个让人震惊的信息:过去一年,全国出现了近3000家无证小作坊,生产的塑胶跑道原料占据了至少一半的市场份额。由此看来,在本台独家报道播出后,全国范围内出现的有毒塑胶跑道风暴绝不是偶然,而是行业混乱、监管缺位、标准缺失的必然结果,而这已经伤害了众多孩子们的健康!对于此事,我们再次呼吁,一方面对于在建和已建的校园塑胶跑道要严格检测,向家长、社会公布检测报告,尤其是邻苯二甲酸脂、氯化石蜡等这些不在国标范围内的有毒物质是否被使用,要向大家说清楚,另一方面,塑胶跑道进校园的步伐应当停一停,等待检测标准、监管制度完善后再继续推广。如此才能把好事办好、取信于民!